技术

NEWS CENTER
“皖牌”路桥铺工程平台到非洲和东南亚
2018-11-17 19:10  

  与全世界做生意,咱们能给“歪果仁”送去什么特产?砀山梨、皖南茶叶、合肥家电、芜湖的汽车……除了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生活用品,安徽的“路”、“桥”等基础设施大项目的设计建造经验,也在非洲及东南亚大地上铺开,孟加拉国、印度尼西亚、莫桑比克、马达加斯加等十几个国家都留下了“皖工”的智慧。“现在我们不仅要‘借船出海’,更要‘造船出海’,最终是要把我们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向海外输出。”在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海外事业部主任、高级工程师汪俊看来,未来安徽路桥人出去做工程,要从承接分包业务向主动开发和总承包迈进。而谈到“生意经”,他表示,既然出去了就代表国家形象,不搞低级价格战,要用技术和态度去征服合作方。

  打开一张安徽地图,上面标注的高速公路绝大部分出产于省交通控股集团,而作为集团所辖单位,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的十几个分院和相关部门,就是工程师和设计师们的出产地。汪俊介绍,公司从十年多前开始走出国门,刚开始“试水”的主要是从一些大承包商手里拿分包项目,经过十年的摸索,该公司2015年正式成立海外事业部,正式起步在海外“攻城掠地”。“我们现在主要是帮助他们做工程的勘察设计、监理、咨询等工作,也有一些PPP和BOT的投融资项目。”汪俊表示,这些项目大多数是公司的本行,即道路和桥梁。“随着咱们安徽的发展,我们路桥这一块在全国也是能排上号的,前两年完成的马鞍山长江大桥和望东长江大桥获得很多国际奖项。”

  这些年来,安徽工程师们的足迹主要落在非洲和东南亚等地,与中国工程输出的目的地大概保持一致。比如,该公司就承担了莫桑比克某公路建设项目勘察设计;贝宁的一条商务部援建公路项目总投资3.13亿人民币,已经建成通车;去年经过竞标,成为孟加拉国一座中孟友谊桥的顾问咨询……此外,加上印尼、缅甸、马达加斯加等共有十几个国家都有皖牌的路桥。

  汪俊表示,目前公司在走出去、拓展境外业务过程中还处于起步后的快速发展阶段,主要协助集团开展境外收费型高等级公路的PPP和BOT等投融资项目;与国内外大型工程承包商合作,获取境外工程勘察设计业务合同;参与商务部对外援建项目,以及通过参与国际工程咨询招标等相关活动,获得境外工程勘察设计咨询项目。

  而在未来,他们要全面从“借船出海”模式向“造船出海”模式转变,主动去找项目,以设计为主体,实行工程总承包,实现“全球一流”的目标。汪俊谈到,随着“走出去”的深入,公司的业务也在拓展,不单单有道路的设计和路网规划。“像非洲国家自然风光很好,但是城市生态还需改进,我们有水环境分院可以帮他们做污水处理、环境净化方面的设计。”此外,还有一些港口、码头、船闸等水运的设计规划。

  汪俊表示,基础设施需求量较大的国家都集中在经济欠发达地区,因此非洲和东南亚是重要输出目的地。目前,随着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政策的深入,公司也在向西寻求发展,比如在中西亚地区寻找项目。

  目前,汪俊和他团队的同事们每个月都要往国外跑,长期与外国人做生意也让给他感触颇深。“以前就听说去非洲做工程很辛苦也很危险,心里没底,但是接触长了觉得那边的人对我们还是很友善的。”汪俊说,由于中国带给非洲不少援建项目,而且是老百姓最需要的基础设施,当地人很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。也正因为如此,中国工程人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国家形象。“特别我们又是国企,在那边做工程有自豪感也有使命感。”因此,汪俊认为这里的“生意经”既复杂又简单。

  说复杂,是因为要进行前期的适应和沟通;说简单,那就是只要坚持以技术打天下就能获得市场空间。“比如说官员腐败,拿项目时对不合理的要求我们从来不参与,这是原则;另外就是竞标时不打‘价格战’故意去压低价格拿工程,这损害的是中国企业的整体形象和利益。”汪俊介绍,在非洲和东南亚参与竞标,一大半都是中国企业,“欧美企业基本打酱油”,而越是同胞竞争,越是要懂得“抱团取暖”。

  汪俊说,去外国拿项目,不仅要将项目做好,还要给对方带去更多附加值。“比如在市政路网规划、生态环保方面要主动帮他们出主意,也许这次不需要,但当他们需要的时候你的机会也就来了。”他提到,自己就曾多次把公司的安徽样本工程拿去给对方看,一些对中国不太了解的人都很震惊。太阳2官网“所以我们只要把优质的东西拿出去,就能收获利润、自信和形象。”记者马翔宇